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小仙入眸:神君娶我吧_ 第九十章 绝情岗之战(四)-

时间:2021-05-28 12:1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秋秋堂小说小仙入眸:神君娶我吧 第九十章 绝情岗之战(四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身上一片赤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这是他燃烈最后的挣扎和最终的博弈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变成了武器,想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可待到燃烈和无肋接触到的那一刻,燃烈顿时成了一股烟,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通红通红,血染的颜色。

    魅影怀抱着锐鹰,不住叫喊着。

    魅影:“燃烈,燃烈。不要啊,不要啊!——不要,你们不要丢下我魅影啊!

    魅影最怕孤单了!”

    魅影随后把脑袋歪向怀中的锐鹰,把他置于地上,拿起地上的残剑。

    向着那银色的战袍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我的情绪奔溃到了地点,惊涛骇浪,把我的心淹没。

    我知道,魅影再往前几步,便和那燃烈的下场一般,魂飞湮灭,进入尸界的尸魂谷。

    我的心开始被撕扯着,万千的蚂蚁开始啃噬。

    我的体内开始翻江倒海,一股股利气压在体内,极力窜出。

    那股力气不断升腾,翻滚。

    在达到了极点后,终于从体内窜出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宛如被撕裂开来,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,啊——”

    我的声音传遍了这血色的空间,响彻整个绝情岗。

    我感到身体的五脏六腑,都在生出新的仙气,在体内不断窜出。

    眼眸之中,一阵酸疼。

    随之体内能量的改变,我整个身体焕然一新,轻盈十足。

    一个甩手,万千的宙界仙兵们,纷纷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一个快步,便已到了无肋的眼前。

    准备接住了魅影眼前的掌中纹。

    我把魅影推至身后。

    掌中纹仍在我的掌内飞速旋转,可是已经飞不出我的掌中了。

    我再次用力,那掌中飞纹便化为乌有了。

    把绝望的眼神,射向了那个罪魁祸首:无肋!

    水娃的仙眼在我这里终是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我的右仙眼利光不断,无肋快速躲闪。

    无肋的眼中带着几分惊恐,可不一会,便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无肋:“你周身的气力打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他的脸上是更深色的鲜红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的脸边溢出。

    这巴掌我早就想打了。

    我:“今日我无颜,便取了你的仙命,替我仙人阁万千的亡魂祭奠!”

    我的身体一个翻腾,便踢上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再次撇给他一个戾气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:“这一脚,是替天鹰讨回的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飞腿,踢上了他的脸部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的口中溢出。

    他被我身上的气力冲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我:“这一脚,是替锐鹰讨回的!”

    我的语气几近嚎叫,疯癫的状态。

    我再次转身,飞入空中,空中一片赤色。

    周身烈火窜出,化为层层利剑,把他围了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我飘在他的上空,看着被万千利剑包围着的他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我:“此情此景,你可是熟悉?”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只是脸部偶尔抽搐一下,看着早已失心的我。

    我:“当日的绝烈岩之战,你也是这么对我的。

    无肋,你活该惨死这利剑之下!”

    满腔的愤怒充斥着我整个的胸腔。

    那利剑顿时生出利焰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的仙力将尽,成败在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我大力一吹,那万千个带着利焰的利剑,冲着无肋而去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只看到了眼前的一片红色,利焰团到了一起,不知此刻他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利焰之光渐渐熄灭。

    我的心也跟着凉了,一丝心痛袭来。

    我和他,缘尽了。——

    突然,余下的利光之下,一个人影窜天而出,进入了天际。

    原来,他没死。

    他无肋,堂堂整个世界的战神,岂是这么容易死去的。

    等到我再次反应过来之时,他早已到了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双手钳制住我的脖颈,熟悉的一幕。

    我感到他沉重的呼吸声,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他的呼气扑上了我的耳边。

    他把脸部探向了我的脖颈间。

    一个阴沉,透着无比狠劲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无肋:“为何-要-做他-的女人?

    你知道我-是如何对不—忠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无肋口里的每一个字都沉重无比,个个扎刺。

    论起不忠的女人,想起了昔日身边的常常。

    当日她瞒着我勾搭炙阳,最后被他无肋生生抽筋扒皮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,得了周身的火力,运功自如,却是失了身子。

    想来他无肋把我抽筋扒皮无数,都不足以解他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可我无颜是不忠的女人吗?

    那你无肋又是什么样的男人?

    你无肋左拥右抱,和别的女人床笫之欢之时,你的忠义又摆在何位置?

    我无意理睬他,把脸面瞥向一侧。

    我感到脖颈间的力量在加重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开始声嘶力竭,震慑绝情岗。

    无肋:“回答我!”

    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态,尽是赴死之意。

    只见血色的空中,魅影“哐当”一声,跌落在我的脚下。

    是无肋的仙力。

    无肋:“你再继续做哑巴,我便要了她的仙命。”

    魅影看了看被无肋钳制得死死的我,我们如今都是一样,惨淡的面庞,绝望而又坚定的的眼神。

    魅影对着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是恨透了无肋,宁可入了尸界,也不愿顺了他的意。

    我给了魅影一个肯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冷冷对着而耳旁的他,叫嚣了句。

    我:“来呀!”

    我这一声吼叫,他把我的脖颈勒得更紧。

    我想去先前做他仙眼之时,云阁之内,那卑微的爱,再次闪现着。

    我的脸已经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我在想着运功,可被他的仙力死死钳制住,被他完全掌控了。

    我通了周身的仙力,整个世界之上,除了他无肋,想必再没仙人和仙神敌得过我。

    既生瑜何生亮?

    为何我偏偏遇上了你,无肋?

    或许我们从来没有相爱,只有相杀。

    我的面部开始扭曲,只见一个熟悉的苍老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爹爹:“住手!”

    是爹爹。

    那会爹爹受了金源的刺激,我封了他的穴位,暂时让他躲避到一处。

    想必这会爹爹是清醒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用余光瞥见,爹爹可不是只身而来,他的身边多了一个熟悉之人:风林!

    这个临阵脱逃的缩头乌龟!

    我仙人阁的仙人仙神们,为了守护最后一方净土,死的死,伤得伤。

    他倒好,临了才出现。

    我一百个不稀罕!

    可待到爹爹的步伐逐步移动到我的面前,我的眼神跟着吃惊起来。

    脖颈间的力度也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吃惊的不止我一人,无肋钳制的力度再次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爹爹拿着一把利刀抵上了风林的脖子。

    稍一失手,便可送风林入了尸界。

    而且风林又是遍体鳞伤的样子,像是受尽了折磨。

    风林这个样态?

    是被爹爹挟持了?

    竟能被爹爹挟持?

    还是真的如爹爹先前所想,他风林真的成了底牌?

    可我的惊讶显然和那无肋不同。

    如若果真如风林所言,无肋和他这位兄弟可是千年之久了。

    只见风林吓得失色,怯懦得对着无肋乞求道。

    风林:“弟弟,救我!”

    此刻的风林怂样十足,真真应了燃烈那句话。

    缩头乌龟!

    爹爹再次把利刀贴向风林的脖颈。

    爹爹:“无肋,放了我女儿!

    快点!否则我要了他的命!”

    爹爹的火气十足,急促得很,声音几近吼叫。

    我脖颈间的力度虽小了许多,可是无肋仍未撒手的样态。

    只见风林的双腿开始哆嗦不止。

    何止是怂人!

    连个人样也没有了!

    就差多塞给他条裤子,让他尿尿了!

    风林:“弟弟,快救-救我。

    我被施法囚禁-囚禁在仙人阁内,被殒功剑-殒功剑-废了仙力,千年-年之久了,日日受着折磨-折磨。”

    风林边说边哆嗦,惊恐万分,又十足期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我先前和风林有些交集,真真不敢相信此刻的人竟是他风林所为!

    我脖颈间的力度终于完全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依旧被无肋死死扣于怀内。

    风林的声音再次传来,声声如泣。

    风林:“弟弟,莫要贪恋-这女人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为了得到周身的火力,为了能在此时战败-战败你,早把身子给了锐鹰。

    她早已不是从前-从前的颜颜了。”

    风林的话语颤抖着,整个身子也哆嗦不已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话语刚说完,无肋的双手再次钳制到了我的脖颈。

    这话可是适得其反了,把我向火坑里推了。

    风林此时大叫一声,少了几分哆嗦,多了些埋怨和坚定。

    风林:“弟弟,你要为了这么个不忠的女人,舍弃你唯一的哥哥吗?”

    无肋一直处在我的身后,我观察不到他面部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是他在我耳边的呼吸声却是愈发急促。

    我感到了他的身体在颤抖。

    只听他一声怒吼,我的耳边似像一股狂风卷过。

    无肋:“跟我回家!”

    这句回家,显然是对他唯一的哥哥风林所说。

    无肋彻底松开了我,一个大力,把我推向了爹爹身边。

    我终于看清了无肋的容颜。

    泛着红色,我的世界只有红色了。

    可是那扭曲的五官,分明得很。

    我从未看过他如此狰狞的面孔,透着烧心的痛。

    无肋静静矗立着,把眼神投向了我身旁的爹爹。

    爹爹看着血色之身的我,又把目光看向我的双手: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我看见了爹爹眼中的泪水。

    爹爹忽然把利刀刺向了风林的脖颈,一滴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刚要阻止,只见风林一个躲闪,轻易避开了爹爹。

    再看看无肋,他的胸口一片红色,可是颜色更深。

    如今我的世界里只有红色,我分不清是血还是单纯的红。

    可是无肋胸口的利剑告诉我,那是鲜血之红。

    他无肋竟然会流血——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